文章
字母圈舔靴達人 ?!
2023/11/01

ADVERTISEMENT

 

之前在科普「戀物傾向」時,有讀者留言問能否詳細說一說「戀物傾向」中的「戀靴癖」,因為ta每每看到穿皮革長靴的男士/女士,都會情不自禁地產生性幻想。

最近48號在整理資料時,剛好讀到了一對維多利亞時期有類似愛好的夫婦, 他們因為一生都在實踐著自己的「戀靴」傾向,其飽含細節的戀物日記最終被大英博物館收藏,而當你使用google搜索關鍵詞「boot fetish」時,也會很快發現他們的名字——漢娜·考威克(Hannah Cullwick) 和亞瑟·蒙比( Arthur Munby)。

漢娜·考威克(Hannah Cullwick)

在開始講歷史之前還是要先給新讀者簡單科普下 「戀物傾向(Fetish)」:按照性心理學的定義, 戀物傾向是指一種對非生殖器的身體部位,或者無生命的物體產生性喚起的現象,例如腳,鞋子,某種特定衣物等等。

在「戀物傾向里」,產生「 性喚起」是必要條件,比如有人說,我特別愛收集air Jordan系列的鞋子,每個款式我都有一雙,那這種情況算「對鞋子的戀物」

ADVERTISEMENT

嗎?

很顯然是不算的,這頂多算一種 收藏癖,而如果你的性幻想里總是出現鞋子,或者穿這種鞋子的人,沒有這樣的畫面,性幻想就無法成立,那麼這才算「戀物傾向」。

今天我們要講的就是對鞋子的「戀物傾向」中的一種—— 「戀靴」

從遠古時代開始,靴子已經被人類使用了數千年,早在中世紀,皮革十分稀有,只有高貴的騎兵團才會配備馬靴,在人類戰爭機器開動的近現代,新兵往往也不配發靴子,只有精銳部隊或軍官級別才會定制象征身份的皮靴。

英國皇家騎兵隊在英國維多利亞時期,靴子更是貴族們的專屬,在宮廷文化的影響下,靴子成為了禮儀性服飾,幾乎所有最高級別的元老和統治者都日常穿著,貴族的穿著又影響著普通人,導致那時基本上所有的中產階級出門都會穿著皮靴。

ADVERTISEMENT

我們要講的故事就發生在這樣的背景之下。

1830年代,距離英國工業革命開啟還有30年,那時的倫敦街道上還是馬車橫行,城市里也沒有清潔系統,因此一天下來,街上往往到處都是馬糞,如果遇上下雨或者烈日,那味道堪比化糞池。

因此當時在街邊有一些勞工日常擺著攤,專門為那些走路時不小心踩到糞便的貴族們提供清理靴子的服務。

這些勞工被稱為 「bootblack」,很顯然,就是字面意思, 「讓靴子重新變黑的人」。

1838年拍攝于巴黎街頭,紅框內一位bootblack正在工作這通常是社會最底層的人才會選擇的工作,因為 工作環境骯臟、惡劣,且報酬低微。他們通常拿刷子刷掉污穢,然后再進行擦拭和打蠟。在人流密集的區域,一位bootblack每天要刷上百雙靴子,這是個體力活,所以一般都是男性在干,若不是別無選擇, 幾乎沒有女性從業者。

但很不幸的是,今天的主人公漢娜·考威克(Hannah Cullwick)就是一位女性「bootblack」

ADVERTISEMENT

漢娜1836年出生在一個耕農家庭,14歲時便去了一個貴族家里當女仆,但只做了8個月,就因為犯錯被解雇了。

犯錯的女仆被解雇后很難找到下家,因此流落什普羅郡街頭的漢娜迫不得已,做起了「bootblack」的工作。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漢娜竟然非常喜歡這份工作。

在她的日記中,她寫道:

「我十分喜歡自己被迫做苦力工作,甚至越骯臟,越有辱人格,我就感到越喜歡。」

這里要插一句,漢娜·考威克(Hannah Cullwick)是歷史上第一個完整、細膩地將自己的「戀物傾向」通過日記記錄下來的女性,在她之前,沒有人費心把它寫下來,也正因如此,在她死后,她的日記被劍橋大學研究并出版。

一本研究漢娜日記的書

《Watching Hannah: Sexuality, Horror and Bodily De-formation in Victorian England》

ADVERTISEMENT

1853年4月6日,漢娜在日記中寫道:

「今天有一位主顧的靴子很好看,鞋幫很高,靴面有鑲著金邊的花紋。我問他是否可以讓我用舌頭為他完成清理,我很想這麼做。他表示如果我用舌頭為他的靴子清理,則會給我多一倍的報酬。」

第一次讀到時我和大家一樣是驚訝的,畢竟那可能是踩過x的靴子哇……

但驚訝之后我又在想,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喜歡呢? 靴子,它真的僅僅代表靴子嗎?

對此,歷史學家萊昂諾爾·大衛杜夫寫道:「維多利亞時代是一個社會廣泛變革的時代,隨著工業化的開始,新興階層的出現加劇了階級分化,在這一過程中,一些最底層的人被遺忘了,他們被權力拋棄,只能仰望、跪拜。」

法國作家埃米爾·左拉(Émile Zola)是有歷史記錄中第一個出版「戀靴題材」小說的人,他說, 「靴子是所有鞋類中最容易讓人產生迷戀的,因為它是權力的象征。」

ADVERTISEMENT

總統杜魯門專門定制的牛仔靴或許,這樣便能夠稍微解釋一下,來自最底層的漢娜,為何會對那象征著貴族氣質的靴子如此迷戀了, 歸根結底,這是一種權力身份的性感化演繹。

漢娜的奇怪愛好是被滿足了,但她的同行們可不太好。

你說你擦靴子就擦靴子,用舌頭擦是個什麼玩意?都是底層勞動人民,咱別這麼內卷行嗎?

很快,漢娜因為這奇怪的操作變得小有名氣。

1854年,一位來自約克的大律師,亞瑟·蒙比( Arthur Munby),特意來到什普羅郡的街頭, 點名找漢娜擦靴子。

那天天氣悶熱,漢娜滿臉灰塵地坐在攤位前。而留著胡須,衣著精致的亞瑟就這樣走過來,紳士地詢問她是否就是那位可以用舌頭清理靴子的「bootblack」。

漢娜樸實地告訴亞瑟,是的,但她這麼做并不是為了噱頭,而是自己真的很喜歡。

亞瑟表面上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大律師,但其實他也有不為人知的癖好,他從小就喜歡具有力量感的底層女性,而且 力量感越強,地位越低微,產生的反差越明顯,他便越是迷戀。

ADVERTISEMENT

苦力勞作使漢娜擁有非常具備力量感的肌肉在漢娜為亞瑟清理完靴子之后,她對亞瑟說, 「先生,您是不是從火車站過來的。」

亞瑟驚訝地問漢娜是怎麼知道的, 漢娜說她可以通過靴子底部泥土的味道來判斷亞瑟去過哪里。

亞瑟站在原地愣了幾秒,覺得她就是自己的夢中情人,隨即決定開始追求漢娜。

漢娜·考威克 與 亞瑟·蒙比漢娜望著眼前這位高貴的紳士,不太相信地位相差如此之大的兩個人可以建立關系,她在日記中寫道:

「今天迎來了一位追求者,一位體面的,留著胡子的紳士,我無法想象如何與他建立關系,但也許,有一天這真的會發生。

ADVERTISEMENT

第二天,亞瑟便邀請漢娜去看一場歌劇,名為《薩達納帕洛斯之死》。它講的是一個強壯的奴隸愛上了軟弱的薩達納帕洛斯國王的故事,很顯然,看這出戲,是亞瑟精心挑選過的。

當歌劇中唱道「主人,我是你的奴隸,我愛過你,我知道這份愛比戴上鎖鏈更墮落,但我還是愛過你……」時,亞瑟問漢娜對這種愛的看法。

漢娜幾乎完全代入了這個「奴隸」,她說, 雖然她是奴隸,但她的愛是自由的。

後來亞瑟在自己的日記里寫道:「正是這句話讓我對漢娜一見鐘情。」(這夫妻倆都是愛寫日記的體面人,果然有共同愛好才能走到一起哇。)

從兩人正式交往開始,漢娜的日記風格明顯往幸福方向轉化,開始記錄她和亞瑟各種各樣的「戀物」及「角色扮演」嘗試。

1854年9月,漢娜在日記中寫道:

「今天我和Munby都有了新的身份,Munby將喊我‘苦力奴隸’,而我將稱呼他‘馬薩’,是我最喜歡的主人的名字,這些都是在我的建議下完成的,我很自豪。」

時隔一個月,漢娜又寫道:

「在我向馬薩表明,需要更多的有辱人格的細節后,馬薩測量了我的脖子和手腕,并且送給了我一個項圈,以及一條手腕上的皮帶,鑰匙在馬薩那里,他很快就要回約克了,我和他達成了共識,接下來大部分時間里,我都應該戴著它們去完成清理靴子的工作。

ADVERTISEMENT

漢娜模仿「奴隸」戴著皮帶和頸圈工作在亞瑟回約克的日子里,漢娜幾乎每天都給亞瑟寫信,以奴隸稱呼主人的敬語方式匯報自己在骯臟的工作環境中一整天的清潔成果。

需要指出的是, 根據資料顯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漢娜和亞瑟都是只有夫妻之實,而無夫妻之名的。

這并非是因為亞瑟在欺騙漢娜或者看不起漢娜,事實上正好相反,亞瑟非常愛漢娜,他覺得漢娜就是那個完美符合自己xp的人,因此他不止一次地向漢娜求婚,提出要舉行婚禮,要在神父面前宣誓,要告訴親朋好友自己不在意階級的落差,漢娜就是自己的妻子。

但每一次漢娜都拒絕了他,在1858年的一封信里,漢娜對亞瑟寫道:

「請不要向我求婚,讓我成為一名大律師的妻子。這會讓我變成一個身著精美衣服的中產階級女士,這會終結我對你的崇拜感,也會讓我作為仆人的樂趣消失,答應我,不要讓馬薩的奴隸消失。」

亞瑟答應了漢娜, 在之后的15年中,亞瑟一直對外宣稱漢娜是自己雇傭的女仆,雖然有實無名,但他們之間彼此癡迷的關系,一直如膠似漆地持續到晚年。

ADVERTISEMENT

1873年,由于一直從事體力工作,漢娜的身體已經不太好了,在亞瑟的強烈要求下,漢娜心軟了,在神父的見證下,他們終于結為夫妻。

結婚時漢娜上流社會的裝扮結婚之后,漢娜和亞瑟在什普羅郡的鄉下租了一間小屋,避開塵世煩擾。漢娜依舊對亞瑟表現出屈從和忠誠, 據說在他們結婚后的36年間,他們之間沒有發生過一次云雨之事,漢娜只是醉心于做好自己仆人的角色。

1909年7月9日,73歲的漢娜因為心臟衰竭去世,隔年亞瑟便也隨她離去。按照遺囑,他們的數百篇日記以及照片被捐贈給了大英博物館。

由于亞瑟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大律師,而漢娜是身份低微的仆人,他們之間的親密關系在生前大部分時間里都是保密的,直到劍橋三一學院開始研究他倆的遺物時,他們彼此之間全部的愛和依戀才得以被揭示。

有許多人覺得他們之間的關系太過僭越傳統道德觀念,覺得他們之間的關系奇怪到根本稱不上愛情。

歷史學家麗茲貝絲斯坦利寫道, 「她(漢娜)的行為明顯偏離了一名妻子的性規范,亞瑟·蒙比的行為也不符合那個時代對于中產階級的道德要求。

ADVERTISEMENT

但我個人覺得,愛情是一件很難被定義的事情。不管是什麼樣的傾向或者癖好,能夠找到與自己完美契合,并愿意陪自己一直實踐下去的人,本身就是一件很幸運的事。

因此,在這對幸運的夫婦面前,別人的評價反到像一種不幸者的嫉妒,嫉妒他們如此不合常理卻又如此璀璨的幸福。

1893年,在他們日記最后一次有記錄的「細節」中,那時漢娜已經50多歲,她仍舊伏在亞瑟面前用舌頭清理他的靴子,亞瑟突然將漢娜拉起來親吻她的嘴唇。

亞瑟寫道:

「她的嘴唇有天鵝絨般的觸感,如此甜蜜。」

在漢娜去世后,亞瑟將她安葬在圣安德魯教堂墓地,離她出生的房子只有幾十米遠,她的墓碑上寫著:

「她是亞瑟·蒙比的已婚妻子,他們之間擁有36年純潔而不間斷的愛。」

ADVERTISEMENT

字母圈大圈sp小圈的區別到底在哪呢
2023/11/01
字母圈的觀念
2023/11/01

ADVERTISEMENT

維系字母圈關系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2023/11/01
dom/sub反思真有永遠的字母圈關系嗎?
2023/11/01
字母圈做S,會花掉你多少錢?
2023/11/01
字母圈論「Discipline」:紀律為何變得性感?
2023/11/01
字母圈你連spank的歷史都不了解,憑什麼做我主人?(狗頭
2023/11/01
字母圈BBW(Big Beautiful Woman)大碼身材迷戀的是與非
2023/11/01
字母圈關于drop的二三事
2023/11/01
字母圈k8我想當你的寵物
2023/11/01